阅读历史

第三百二十三章 杀气紧逼

作品:女主播修炼记|作者:夜里无风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19-05-19 08:35:10|下载:女主播修炼记TXT下载
  好不容易红灯变绿,高云立即启动汽车,快速向红色东风逃离的方向追去。

  车上,肖波一言不发,一则,高云是他的员工,在她面前不能随便发表意见,更不能失范;其二,他也想听听关于高大鹏的寻子故事。

  正追着,沈嫣然的手机又急骤地响起。听筒里传出刚才那个沙哑的声音。

  “沈小姐,你怎样欺骗于我?我说过,关于高大鹏寻子的线索我只告诉你一个人,你怎么带着一批人来围追我呢?”

  “先生,你误解了。这车上的两个人不是外人。一个是高大鹏的女儿,我也刚刚在咖啡厅里无意相识;另一个是我前任男友,他刚巧跟高大鹏的女儿在咖啡厅里洽谈业务。”

  “有这么巧?”听筒里的声音冷得让人打颤,“真是太好了,高某的女儿竟在H市!”

  随后,听筒里传出沙哑男人得意的狂笑。

  “真的先生,我没骗你。高大鹏的女儿也正四处寻找着弟弟,所以就一起上了车。”

  “我看你们根本就是有预谋。我问你,在咖啡厅里,你一起身,那两个人就立即向我猛扑过来,现在你们又合在一块儿对我紧追不舍,你说,这是什么意思?”对方问。

  “先生,你真的是误解。在咖啡厅里,他们不是要去围堵你,而是见我摔倒,过来搀扶我的。现在,我们是在一起,但是我没车,只得让他们带着我去见你。”

  “那好,我看在卫视的份上,再相信国家媒体的代言人一次。你们跟着我往城北方向,在三道坡的污水处理厂东侧见面。”听筒里传出沙哑男人的声音。

  挂了电话,高云问:“嫣然,你说,这个神秘人物会给我们带来什么信息?我弟弟会在他的手上吗?”

  “距我分析是有可能的。”

  “你怎么这样相信他?”高云和肖波异口同声地问。

  “我分析,红色东风上的这两个人极有可能是二愣子和李寡妇。当年他们暗中相好,可李寡妇却被算命瞎子装神弄鬼地霸占着,所以他们合谋烧死了算命瞎子。”

  沈嫣然愤愤地吐了口气,继续说:“可恨的是,他们竟将谋杀瞎子的罪名诬陷到你爸爸高大鹏的身上。你爸爸为此逃亡西藏,谁想四年后被警方缉捕。”

  “之后呢?”高云问。

  “之后,你爸爸向警方提供了关键证词,二愣子和李寡妇终于双双入狱。”

  “所以,你怀疑前车里的两个老人会是二愣子和李寡妇?”高云问。

  “对,不仅能初步判断是他们,而且我还初步分析,出狱后的二愣子和李寡妇一定四处寻找你们一家。”

  高云的心中禁不住升起一丝恐怖。她稳了稳神,又问:“你是说,他们要找我们一家寻仇?”

  “有可能!这个二愣子,我听你爸爸介绍过,是个有仇必报的主!所以你得处处小心。”沈嫣然道。

  “那我弟弟会不会已经落入他们的手中?”

  “难说。”沈嫣然想了想又说:“难就难在他是以一个报爆料人的身份出现的。我现在去找他,代表的也是《回家》栏目组。”

  “公众机器也有发怒的时候,你怕什么?”肖波接过了话头,“当初你们智擒贩毒集团,勇斗拐骗儿童的团伙,不都是带着公器的身份去实施的吗?”

  “是呀嫣然姐,原来我跟李丹阳假装谈恋爱的时候,他就告诉我说,做为媒体人,应该以天下为己任,铁肩担道义,秉笔写春秋。你现在怎么缺少了当年的冲劲?”

  沈嫣然笑笑,“时间会让人成熟。我们不光要勇敢,还要学会用脑。肖波,你有什么好办法?”

  “见机行事吧。最好不要触恼了二愣子他们。如果高翔真的在他们手上,那我们就很被动。”

  “如果他们用狠呢?”高云有些担心。

  “不用怕,二愣子和李寡妇都老了,也没什么可怕的。软来硬来,他们都不是我们的对手。”肖波道。

  肖波的一番话,让沈嫣然和高云的心放下了不少。

  当高云的路霸来到三道坡污水处理厂东侧时,疑似二愣子和李寡妇的两人已不见了踪影。

  这是一座破败的私人污水处理厂。但是,因为污水处理能力不够,再加上设备老化,处理的水质不达标,一年前就被国家勒令停业。

  停止运营后的污水处理厂起先还有人照看,但后来没人支付护厂报酬,加上臭气熏天,污染严重,所以看管人也弃厂离开。

  沈嫣然考虑,二愣子一定把这里当作了窝点。

  沈嫣然、肖波和高云分头去找。绕了一圈,却不见二愣子的影子。那辆红色东风也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  沈嫣然便有些气恼,她来到一个巨大的涵洞前站住。

  涵洞口有道铁门,门上挂着铁锁。沈嫣然侧耳细听,隐约听到铁链“哗哗”的抖动声。

  沈嫣然心中一惊——莫不是二愣子真的抓到了高大鹏的什么人?

  “二愣子,你给我出来!”沈嫣然试着叫了一声。

  随着声音在涵洞里回响,沈嫣然听到从涵洞的上一层里传出一阵缓慢的脚步声。

  “二愣子,我是沈嫣然,卫视主播。你自己约好的地点,我来了,你干吗要躲起来?”沈嫣然又叫道。

  周遭立时又恢复了死寂。的确,在这个地方,除了臭水之外了无生机。

  可怕的沉静让肖波和高云感到了不安。他们紧张地环顾四野,希望能看到二愣子的影子。

  “哈哈,你们胆子真不小,竟然真的来了。刚才是谁叫我二愣子呀?”一个沙哑的声音突然从身后的涵洞里传出。

  沈嫣然他们迅即转身向上看去。

  “是我!”沈嫣然上有一步,举头笑答。

  在第三层泄水的巨型洞口,立着一个满头苍发的男人。他的脸上带着统治一方的霸气,说:“沈主播,老夫佩服你的勇气,竟然为了一个素不相识之人冒险寻子。”

  很显然,二愣子在用他自己的方式向沈嫣然寒喧。

  “本人乃使命和职责所在,不像长者那样主动为我们提供寻亲线索。嫣然感激不尽。”

  “哼!寻亲?”二愣子突然变了脸,直言道:“本来想把高大鹏诓骗至此,以报当年送我入狱之仇,没想到,大鱼没有网到,却主动送来一条活蹦乱跳的小锦鲤!”

  二愣子“哈哈”地笑着,声音沙哑而杀气十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