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
番外

  婚礼终于如约而至,经历了那么多,我和岑景宇,终于迎来了这一天。

  同时,更令人开心的是,我竟然怀孕了,而且还是双胞胎。

  岑景宇几乎是寸步不离地守在我身边,婚礼上也不让我穿高跟鞋,如果不是必要的走路,基本上他都抱着我。

  我虽然已经习惯了,可毕竟是在婚礼上,是在大家的面前,难免还是有些难为情不好意思。

  我想明天的新闻就是,岑少宠妻,新娘太矫情。

  当司仪问他,你愿意娶面前的顾清钧小姐为妻吗?

  他响亮地说出了“我愿意”三个字,忽然就泪如雨下,我第一次看到他哭得那么厉害。

  他用力地将我抱紧,又像是怕伤着我肚子里还没有成型的孩子,又松开了一些,却舍不得放开我。

  他在我耳边说道:“暖暖,暖暖,暖暖……”

  他一直都在叫着我的名字,像是暖流一样灌入了我的心中。

  岑雨灵和白笑聪也来了,这一次换过来了,白笑聪追在岑雨灵身边,不停地嘘寒问暖。

  而岑雨灵却爱答不理,有时候烦了还会瞪白笑聪,岑雨灵不骂,就瞪着白笑聪。

  而白笑聪却一脸无辜地站在岑雨灵面前,小声地哄着她。

  我有好几次都见到她险些绷不住笑出声。

  我想,他们两个人的婚礼,也在不久的将来了。

  我原谅了白笑聪,就像是他放下了所有的仇恨一样。

  人,只有活在阳光下,才会感受到生命的意义,才会能够活的开心快乐。

  内心充满阳光的人,才会活的幸福。

  林红今天是我的伴娘,她今天像是怕抢了我的风头一样,穿的特别的简单,也只是淡淡的化了妆,可美人就是美人,底子在那里,怎么都不会被淹没。

  钱易一直跟在她身后,林红告诉他,再跟着她卸了他的胳膊。

  钱易却不以为意地说,他就学习了怎么自己把胳膊给安上去,绝对不会惧怕林红。

  “你看,他们像不像是一对欢喜冤家?”我问岑景宇。

  岑景宇牵着我的手,一脸的事不关己,道:“我只关心我老婆和孩子,我的心就那么大,装不下别人,也不想关心别人的事情。”

  我白了她一眼,他委屈地看着我,道:“老婆,你可不能生气,也不能有一点点不开心,这关系到我们以后的两个宝贝。”

  我撇了撇嘴,他蹲下身子,伸手抚摸着我的肚子,道:“宝贝,你们的妈妈不开心,都是爸爸的错,爸爸回去以后一定好好反省。”

  我哭笑不得,伸手推了他一下。

  他看到我笑了,起身捧着我的脸,笑得一脸明媚。

  贺子涵也来了,虽然他像是笑着,可他眼中却隐隐含着落寞。

  我把顾书瑶的地址告诉了他,他却落寞一笑,说他一个人习惯了,他和顾书瑶,已经过去了。

  我问他,如果顾书瑶怀孕了,而且还是他的孩子呢?

  我明显看到贺子涵眼中的落寞一点点消失,最后被阳光取代,他跑出去好久,又折了回来,高兴地对我说道新婚快乐!

  春天的阳光真的很暖,很暖很暖。